欢迎您访问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!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
7月26日:清代大学士纪晓岚出生

作者:任亚东 牛艳峰 | 来源: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www.xjpsxyjzx.com | 点击: | 发布日期:2021-07-26

    1724年7月26日 (农历六月初七),清代大学士纪晓岚出生。

    纪昀(1724年7月26日(距今293年)-1805),字晓岚,一字春帆,晚号石云,道号观弈道人,清代文学家。

    他4岁开始读书,享有神童之誉。24岁在顺天乡试夺魁,30来岁中进士,从此一路凯歌,由乡试主考官到侍读、侍读学士。中年时,亲家卢见曾犯贪污案,他偷偷向其孙卢荫恩走漏消息,被流放乌鲁木齐。几年后,靠写赞美诗获赦回京,重入翰林。旋任总纂官主修《四库全书》,裁定《四库总目提要》。随后一路亨通,官至礼部尚书、协办大学士,死后加太子少保,嘉庆还给他作了御制碑文。

    纪昀亲自撰写了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,凡二百卷,每书悉撮举大凡,条举得失,评骘精审,论述各书大旨及著作源流,考得失,辨文字,为代表清代目录学成就的巨著。还奉诏在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基础上,精益求精,编写了《四库全书简明目录》二十卷,为涉猎《四库全书》之门径,是一部研究文史的重要工具书。纪晓岚一生精力,悉注于此,故其他著作较少。

    在四库馆中,他以总纂官的身份,“始终其事而总其成”。书成,要上表进献,旁人皆写不好,他一挥而就,乾隆一见就说:“此表必出昀手!”他并且亲手裁定了中国目录学史上第一大著作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,为学者盛赞:“《四库全书提要》、《简明目录》皆出公手,大而经史子集,以及医卜词曲之类,其评论抉奥阐幽,词明理正,识力在王仲宝、阮孝绪之上,可谓通儒也。”《清史稿》也称他“撰四库全书提要,进退百家,钩深摘隐,各得其要指,始终条理,蔚为巨观”。

    在主编《四库全书》期间,纪晓岚由侍读学士升为内阁学士,并一度受任兵部侍郎,改任不改缺,仍兼阁事,甚得皇上宠遇。接着升为左都御史。《四库全书》修成当年,迁礼部尚书,充经筵讲官。乾隆帝格外开恩,特赐其紫禁城内骑马。嘉庆八年(1803年),纪晓岚八十大寿,皇帝派员祝贺,并赐上方珍物。不久,拜协办大学士,加太子少保衔,兼国子监事。

    在政治上,纪晓岚也是很有见地的,惜为其文名所掩。他认为,“教民之道,因其势则行之易,拂其势则行之难”。主张“酌乎事势”,趋利避害。也就是根据实际情况,实行因势利导。

    纪晓岚对道学家的迂腐和虚伪十分痛恨,其冷嘲热讽,但有机会,一触即发,措词也相当尖刻。在《阅微草堂笔记》的一则故事中,他甚至借冥王之口,向社会疾呼道:“宋以来固执一理而不揆事势之利害者,独此人也哉!”在他八十岁那年,还挺身而出,就烈女范畴问题向程朱理学展开了一场挑战。有司规定,妇女抗节被杀者为烈女,予以旌表;而对“捆缚受污,不屈见戕”者,不以烈女视之,例不旌表。纪对此大不以为然,以为纯属道学家不情之论。他公然郑重上表称:“捍刃捐生,其志与抗节被杀者无异。如忠臣烈士,誓不从贼,虽缚使跪拜,可谓之屈膝贼廷哉?”经他慷慨陈词,皇帝“敕下有司,略示区别,予以旌表”。纪晓岚无疑是胜利了。这虽然是在封建统治阶级内部的一场争论,但在如何看待妇女这个社会问题上,当时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
    历史上传闻纪晓岚与和�结怨颇多,事实上,纪晓岚与和�的关系就像是忘年交。年轻的和�处世外向泼辣。年老的、处世逐渐内敛圆滑的纪晓岚会时时善意地提醒和�。两人既有政见不同带来的争吵,也有默契的配合。在工作中,更多的是和�对纪晓岚的关照;在人际关系上,更多的是纪晓岚对和�的帮助。

    关于纪昀的八卦,在有清一代流传甚广。一年盛夏,纪晓岚和几位同僚一起,在书馆里校阅书稿。纪晓岚因为身体肥胖,经不起炎热酷暑,于是就脱掉了上衣,赤着上身,把辫子也盘到了头顶上。不巧,这时,乾隆皇帝慢慢走进馆来。当纪晓岚发觉时,已经来不及穿衣服了,于是他赶紧把脖子一缩,钻到了书桌底下。其实,乾隆早就看见纪晓岚的动作了,但他装作不知,就在馆里故意与其他官员闲聊,迟迟没有离去的意思。纪晓岚在桌子下面大汗淋漓,实在是熬不住了,就探出头来问道:“老头子走了没?”他的话音刚落,抬头一看,乾隆皇帝就坐在他面前。许多人觉得好笑,但乾隆不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乾隆大怒道:“纪晓岚,你好无礼。为何叫朕老头子,如果你解释得当,朕就放过你。”所有官员都为纪晓岚捏了把汗。

    纪晓岚真不愧是铁齿铜牙,他从容的回答道:“皇上万寿无疆,难道不叫‘老’吗?您至高无上,难道不叫‘头’吗?天地是皇上的父母,难道不是‘子’吗?连起来不就是‘老头子’吗?”乾隆听了,立即转怒为喜,不但没有责怪他,反而还奖赏了他。

    学问方面,纪昀持的是较开放、通达的态度。其时汉学、宋学之争颇烈,他不大以为然,坚持学者不该有门户之见,并试图调和。

    纪昀的整个职业生涯里,主要都在当考官和修书。除四库全书外,他还纂辑有《热河志》、《历代职官表》、《河源纪略》、《八旗通志》,并参与主持方略、会典、三通诸馆。除了合一众名家之力,由他裁定的《四库提要》、《简明目录》外,他别无学术著作,仅有一部《阅微草堂笔记》,亦写鬼,亦写人,也抒情,也议论,奇怪而好看。

    纪晓岚天资颖悟,才华过人,幼年即有过目成诵之誉,但其学识之渊博,主要还是力学不倦的结果。在《阅微草堂笔记》里,纪昀流露出对世故的高度把握,这来自其生活中的压力。没有一种人生是真正的喜剧,在喜剧背后,往往藏着若干苦涩与艰辛。中年的流放且不说,在翻脸如翻书的乾隆面前,纪昀从未真正被尊重。乾隆曾骂他“朕以汝文字尚优,故使领四库书,实不过以倡优蓄之,汝何敢妄议国事!”当时纪昀已是协办大学士,仍被视为倡优。

    纪晓岚一生才华和学术成就十分突出,多姿多彩。他曾给自己写过一道词,其中两句:“浮沉宦海如鸥鸟,生死书丛不老泉”,就是他一生真实的写照。纪晓岚不仅在清代被公认为文坛泰斗,学界领袖,一代文学宗师,就是在中国和世界文化史上也是一位少见的文化巨人。

 

 

中央公益机构(残)证号:41272519720209067X13 法律顾问:北京律师王红军 发起单位:36家中央顶级党政平台
版权所有:中国爱国同盟会(原香港共产党) 中国香港特区政府注册署:2802360 中文名称:中國愛國同盟會
香港办:85295131638 北京办:01066242866 香港地址:香港九龙旺角花园街169号唐二楼 北京地址:北京100005信箱08分箱